OCAMP故.jpg

 

三十

 

「點呀?有乜貴幹?」比人嚇親既我對住司徒講野啲語氣難免唔係咁好…

 

「冇呀,成個hall啲人都未返,所以睇下你一陣間一唔一齊食個靚飯咋嘛~」司徒邀請我一齊食晚餐。

 

唔,如果係平時我都會考慮下既…

 

但係今日,不了。

 

「唔喇,我約左人。」我約左阿冰~想快啲見到佢~

 

「哦,又約左阿嫂。」司徒指住我:「有異性冇人性!我地嶺南足球隊既團體精神去左邊!」

 

其實…關足球隊既團體精神咩事?

 

我地仲要得兩條友咋喎!兩個人既團體?

 

「唔係啦,我約左個朋友去屯市食咋嘛。」咁阿冰真係單純地係我其中一位朋友。

 

雖然呢個朋友個樣係女神級。

 

「哼哼,係咪阿冰?快啲從實招來!」司徒咄咄逼人。

 

我開始有啲燥,我約邊個關你咩事?

 

就係司徒你成日大驚小怪,我先唔想同你食…

 

「屌,都話普通朋友咯。」比人撞門嚇完之後仲要接受逼供,我啲語氣都差左小小。

 

其實司徒係好人黎既,不過成日響男女關係方面咄咄逼人又或者起哄,都幾煩。

 

唔止對我,對其他hallmates或者隊友其實佢都係咁。

 

其實佢有冇女朋友呢?冇就快啲搵返個唔好煩住其他人喇。

 

一見到其他人同其他女仔一齊經過就大驚小怪。

 

可能司徒都feel到我燥燥地,於是同我講:「唓,唔講咪唔講囉~知你地鍾意玩地下情低調嘞。」

 

頂,我都冇認過係同阿冰一齊出去食飯。

 

「係喇係喇,你話點就點喇。」都係快啲打發司徒走。

 

「唓~」司徒離門而去。

 

呃,其實我語氣有啲差,我知既。

 

司徒係一個好人,足球隊入面既好前輩。但係佢係咁八卦追問我同阿冰既野我就開始燥。

 

比人一講到我同阿冰既關係我真係不欲多言。所以既然我澄清完之後你仲係咁追問我真係會燥。

 

係因為我內心深處真係對呢段得不到既感情有遺憾?所以咁介意人地講我地?

 

唉,我由一開始就講過,我係唔會踩過朋友呢條界線。但係…我又好想見到阿冰。呢種感情,某程度已經過左友情,我知道的。

 

唉,唔理咁多了,總之我自己控制到自己,唔做超過朋友既野便可以了。

 

而家同阿冰食埋餐晚餐先算。

 

*

 

今次阿冰好準時。

 

Well…

 

嚴格黎講,其實唔應該話佢準時,應該係等既時間既方式唔同左。

 

即係點解?

 

平時我響約定既地方等佢,但今日我係響hall等佢,響收到佢電話之後再出去佢既Hall樓下等。

 

所以今次我到左阿冰棟hall門口既時候,佢已經到左等緊我。

 

果陣時間係夜晚8點幾,司徒已經食完飯仲要入左黎我間房吹左幾句水。

 

所以話,嚴格黎講其實阿冰係遲左到。

 

「喂,你做乜咁遲?」Shit,比阿冰截足先登咁講左呢句:「你知唔知我等左幾耐~」

 

喂,玩野呀,由我聽你電話到我落埋黎咪最多5分鐘…

 

「吓…你啱啱先打比我咋喎…」靚女大晒咩?

 

 

靚女又好似真係大晒。

 

阿冰用佢對精精靈靈既眼睛打量左我一陣,突然「噗」一聲笑左出黎:「玩下你咋Camp草,你睇你個樣認真到~」

 

呃,比阿冰整估左。

 

「唔玩喇,去食野啦,再夜啲屯市啲餐廳收晒鋪冇野食架啦。」

 

「喂~玩下啫~唔係嬲下嘛~」阿冰突然捉我隻手fing下fing下。

 

好溫暖既手。

 

唉,點嬲得落。

 

「都冇嬲,行啦。」再唔起程就真係屎都冇得食架喇。

 

「知~道~」阿冰甩開我隻手,之後同我並肩而行。

 

喂呀,拖多一陣唔得既咩…

 

呃…

 

唔得,唔好再做啲會踩界既事,我唔想做啲對唔住Jenny既事。

 

我同阿冰出左校園,向住屯門市中心出發。

 

*

 

「又去果間越南野?你都…真係幾鍾意食果間越南野架喎。」面對阿冰提議又去果間越南餐廳,我有小小無奈咁講:「我地尋日先食完咋喎。」

 

「證明我專一囉~」阿冰輕快地道。

 

但個問題係…愛情專一就好啫,但係以食野黎講,日日食同一樣野真係會厭架喎…

 

仲有,都係連續兩日食啫,有幾專一呀…又唔係次次同你食飯都係食呢間…次次食就話啫…

 

不過算吧,反正我都係醉翁之意不在酒,我主要係想同阿冰一齊食個飯啫。

 

「係啦係啦~最專一係你啦~決定左就快啲行喇,好肚餓。」練完波之後都冇食過野。

 

「咁仲唔快啲行~」阿冰拉住我隻手向目的地進發。

 

係拉,唔係拖。

 

嚴格黎講,阿冰係好似拉住個貨櫃(即係我)向前行。

 

不過,我個心卜卜,卜卜咁跳。

 

我係咪應該fing甩佢隻手,之後大叫:「男女授受不親!」?

 

痴線,梗係唔會咁做。阿冰只不過係出於自然反應啫,你咁做咪好尷尬?

 

段路其實唔係好長,不過途中我覺得自己好似吸引左好多男途人既目光。

 

妒忌既目光。

 

可能響佢地眼中,係見到一個女神拖住佢男朋友行街吧。

 

不過現實只係我不由自主咁比阿冰呢個朋友拉左去間越南餐廳。

 

唔駛幾分鐘,我地就到左餐廳門口,阿冰好自然咁放開我隻手,乜都冇講就行去接待處拎位。

 

我仲係企左響門口,彷彿好清楚咁聽到自己既心跳聲。

 

冷靜啲…

 

深呼吸…

 

唔好表現出有異樣。

 

(待續)

    葉開葉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